石阡巖頂寨村村民取水記
  • 中國共產黨的領導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最本質的特征
  • 熱烈祝賀梵凈山成功列入世界自然遺產名錄
  • 民族團結促和諧 長治久安謀發展
  • 關愛貧困人群 扶貧你我同行
  • 中央環保督查貴州進行時
首頁 新聞 本市要聞

巖頂寨村村民取水記

五年三百多人鑿洞取水 新時代春風圓了“用水夢”

2019-06-14 09:31 來源:銅仁網
投稿:[email protected]  打印

仲夏時節,群山疊翠,車子行走在從石阡縣城去坪地場鄉巖頂寨村的崎嶇公路上,一半以上時間在山腰山頂之間盤旋,著實令人驚險、背脊發涼。巖頂寨村名副其實,儼然是一個坐落在石山頂上的村寨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4092811_副本

“巖頂寨,田大丘,三年兩不收,如有哪年得收了,狗都不吃麥溜溜”,全村很久便流傳這樣的話。細想下來,這話中有話,村里田土較多,如遇年成好,收成是可觀的,前提是風調雨順,否則三年兩不收。

巖頂寨是該鄉最為偏遠的村,平均海拔800米,有耕地5392畝,轄8個村民組,共319戶1126人,人均耕地在全縣前列。卻因村子位置太高,水直接從喀斯特地質巖縫中溜走了,祖祖輩輩過著嚴重缺水的日子,日子過得十分艱難,時至2017年初,全村貧困發生率依然為34.9%,屬于一類貧困村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4092805_副本

因為缺水,村民們走親戚、務農活都要順帶一個水罐,回來時帶一點水;因為缺水,家家戶戶都是洗臉水拿來洗腳,洗完腳再拿來喂牛喂豬,一點滴都舍不得浪費;因為缺水,一位村民在結婚當日凌晨還要擔著水桶去挑水……

缺水!成為橫亙在村民脫貧致富道路上的一座大山。

五年鑿洞取水艱辛路

為徹底擺脫缺水困境,上世紀70年代,村民們確定尋找新的水源。可翻來覆去的想,數遍全村和周邊地區旮旮角落,都是筷子一股大的水,最大的水源就是寨底下的凱峽河,可300多米的落差,想要取來,在當時想都不用想。

大家絕望之時,一位村民說,村后有個消坑,上山砍柴常能聽見水流聲,只要鑿出一個隧洞,就可引來甘甜水,大家眼前一亮,興奮了好久。

可后山是一座硬山,除了一層薄土,全是石灰巖,要鑿出一個隧洞出來,絕不是輕輕松松的事,這又是唯一的希望。

最后,全村開會商議,一致同意鑿洞取水。由每個小組每月派1到2人,組成8人鑿洞取水組,輪流選派作業。

1971年正月,大家湊齊鋼釬、八磅錘、炸藥、鐵鍬、籮筐等工具,決定開干。邱仙才、譚文志、蔡上吉、夏克軍、譚克河、周忠智、凃當賢、夏和能八位村民成為打隧洞的第一批村民。

72歲的邱仙才老人回憶鑿洞場景,至今如數家珍。一開始,可以放大炮,鑿洞進程比較快,一天可打1米多遠,但越到后面越艱難,只能放小炮,為安全,到最后只能一錘一釬的鑿,進度微乎其微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4092757_副本

邱仙才告訴記者,他們8人組,又分為兩個小組,用長鋼釬打前面、短鋼釬打后面,不間斷作用,中午飯都是村民送到工地。打到近10米深,里面是漆黑一片,就用墨水瓶做成煤油燈,日復一日、年復一年的鑿洞,鑿出的石方就用籮筐挑出隧洞。

“打1米遠的隧洞就需要換一根鋼釬,平均一根鋼釬一天要磨5次左右,才能打破石頭。所用大多數物資全靠村民走路50多公里去縣城買,火藥就靠政府出資。”邱仙才老人說,“那個時候,大家為了喝上一口水,往往手腳起泡、腿腳發麻、肩膀破皮、滿面塵灰,休息一晚,第二天又熱火朝天鑿洞。”

開鑿一年、兩年不見出水,部分村民想放棄,卻又心不甘,后面斷斷續續打到1975年底。歷時五年,共計300多人參與,打了一條長150多米、寬1米、高2米的隧洞。

五年時間里,用掉鋼釬100根,火藥100多箱,籮筐用了近400多只,扁擔用了大幾十根。

邱仙才老人談到,他前后干了近1年,光磨破鞋子就二三十雙。

“雖然最后仍以水量小而宣告失敗,但他們從不言悔,永遠視為人生最銘記的經歷,成為全村最寶貴的精神財富。”邱仙才老人激昂的說。

如今,走進洞口,陣陣涼風,讓人精神陡增,前面溝壑早被石料填坪,生長的樹木見證著村民戰天斗地的精神。

夢想破滅再回靠天吃水

采訪中,邱仙才老人給我們講了他最為刻骨銘心的挑水經歷。他結婚那年冬天,有兩三個月沒下一場雨,全村所有水塘、水井全有人在守水。結婚前一天,他晚上8點過去守水,晚上近12點才弄來一擔水,快到家門口時,因當晚下了雪,自己踩滑,整挑水給打潑了。沒辦法,他只好又去守水,結婚當天凌晨4點過才弄來兩挑水,挑完水才去接親。

微信圖片_20190614092819_副本

“全村三天不下雨,水就跑沒了蹤影,家家戶戶靠天吃水,下大雨時候就用大盆子接,小雨就用碗接,家里的桶、碗、罐全上陣。”村支書楊通煜略帶悲情地回憶。

村里兩個水量較大的水井分別在下臘巖溝、小河溝,離村里3公里多遠,挑水來回需兩三個小時,勞動力較強的家庭一上午最多也只能挑上兩個來回。

69歲的邱澤江老人說,挑回家的水更是珍貴,一盆水洗完臉后留著用來洗腳,洗完腳還得用來喂豬牛。有一次家里來了一位遠客,第二天客人起床洗好臉后直接把洗臉水給倒了,妻子嘴上沒說,心里卻惋惜了一上午。

村民告訴記者,之前村里有一位老大娘叫胡正芬,挑水在半坡上實在是挑不動了,慢慢的把擔子卸下肩,手牢牢的抓住水桶,因為坡度太大,沒能扶住,人連帶水桶摔倒在山溝里,險些丟了性命。

改革開放后,“打工潮”興起,村里的年輕人大多外出打工。掙了一點錢,離水源點近的幾家村民修建了水池,較遠的村民也陸續在自己房屋后修建了水窖,遇上下雨時候,就儲滿水,總算能夠抵上一陣子。

巖頂寨村雖然通過小水窖、小水池,用水得到較大改善。但到了干旱季節,用水還得用肩挑。

最干旱時候,鄉鎮就用農用車墊上膠布,為村民送水。算下來,一車800元,成本也比較高,不可持續。

精準扶貧終圓“用水夢”

走進巖頂寨村口,廣場旁一棵需三個成年人才能合抱的銀杏樹郁郁蔥蔥,成為村里納涼的好地方。邱仙才老人正和村民閑聊,生活好不愜意。

邱仙才說,要是以前,早就挑水去了,哪有時間坐下來閑聊。

為了幫助巖頂寨村村民用上自來水,從2013年開始,坪地場鄉幾屆黨委、政府極力向上爭取水利設施項目,謀劃從3.4公里外、揚程300多米的凱峽河二級提灌到巖頂寨村,以徹底解決該村和周邊幾個村寨的缺水問題。由于工程難度大,一直沒落地。

2018年,全省實施飲水安全工程,全面解決農村人口飲水安全問題。當年,石阡縣脫貧攻堅進入決勝階段,該縣舉全縣之力,全力攻攻克飲水安全、基礎設施等難題。

巖頂寨村脫貧攻堅隊抓住這次歷史機遇,多次跑部門、跑縣里,多次召開村民會,為施工排除一切困難。最終項目在9月份落地動工,2018年年底,總投資954.46萬元的二級提灌工程建成投用,凱峽河的水抽到巖頂寨,之后輸送到坪地場鄉汪河片區8個村,覆蓋8000多人。

巖頂寨等村寨乘新時代春風,家家戶戶喝上“小康水”。

去年,村里還干了幾件大事,實施通組路硬化30多公里,危房改造56戶,房前屋后硬化18600平方。

“村寨變靚變美了,關鍵是曹書記他們做了很多事。”村民熊時茂說,“特別是去年因全縣工程多,施工隊伍難找,曹書記就自己帶著村民硬化通組路。”說話間,熊時茂擰開自家水龍頭,白花花的水汩汩流。

村民眼中的曹書記,正是坪地場鄉黨委副書記、政法委書記、巖頂寨村包村干部曹家才。曹家才告訴記者,因為提水成本高,為保障村里飲水工程能管長遠,他們正和一家公司商量,征求村民意見,出臺用水管理辦法。

今年4月,石阡全縣通過省政府批準退出貧困縣序列,巖頂寨村也一同摘掉貧困帽子。如今,該村水、路全面解決后,產業發展迎來新天地,村里發展了2000多畝苔茶產業,1000肉牛養殖,將帶動村民持續增收致富奔小康。(陳林 羅旭)

責任編輯:楊華

返回首頁
相關新聞
返回頂部
排列3走势图带连线